学会新闻目录
图片新闻目录

陈亮诗词集序

(尚佐文:2018-6-5 10:30:17)
   陈亮于南宋绍熙四年(1193)中癸丑科状元,次年即病逝。中状元之前,他已完成了一生的辉煌。这位被时人目为“狂怪”的永康人,人奇、事奇、文字奇。他的文章,正如他所自矜的:“野风雨雷电交发而至,龙蛇虎豹变现而出没,推倒一世之智勇,开拓万古之心胸。”(《甲辰答朱元晦书》)我还记得初读其《中兴五论》时所受到的震撼,没想到文言可以有这种写法。
   照理说,按他的才力与性格,发而为诗歌,首选应该是受束缚较少、可以天马行空的古体诗,而不是戴着镣铐、按谱就律的词。可是,陈亮和他的好友辛弃疾一样,以词“逆袭”。他自述作词“本之以方言俚语,杂之以街谭巷歌,抟搦义理,劫剥经传,而卒归之曲子之律”(《与郑景元提干书》),其词作与稼轩词风格相近而又自具特色。东坡词的豪放,主要体现在造境上,而稼轩词、龙川词更在造语方面作了许多大胆的探索,将豪放派推进一个新的境界。
   易安居士李清照精于辨音审律,所撰《词论》月旦词人,多摘其短,讥晏殊、欧阳修、苏轼之词为“句读不茸之诗”,“不协音律”。易安此说,是拘拘于”歌词” 之“词”,不愿承认“词”这种文体脱离歌曲而独立存在的价值与现实。李清照去世时,辛、陈都才十馀岁,这位持论严苛的婉约派掌门人,应该是没有读到过稼轩词、龙川词:假使见到,想必会大逞其毒舌。在我看来,稼轩词、龙川词虽没有李清照所要求的“歌词分五音,又分五声,又分六律,又分清浊轻重”那么讲究,终究是平仄合律的:让充溢着“洪荒之力”的句子就范于词律,有如控驭烈马,适以见其非凡之身手。
   词被称为诗之馀,而龙川词则是文之馀。陈亮擅作政论文章,其馀波往往越过诗江,直接注入词海。叶适《书龙川集后》载:“又有长短句四卷,每一章就,辄自叹:‘平生经济之怀,略已陈。’”其名句如“尧之都,舜之壤,禹之封,于中应有,一个半个耻臣戎”,“凭却江山管不到,河洛腥膻无际。正好长驱,不须反顾,寻取中流誓”等等,慷慨激昂,令人血脉贲张,可与其文参读。陈亮词不苟作,存世仅七八十首,但篇篇可诵,无庸滥之作。诗仅存十几首,大半是必须写成律诗的应制诗和适合写成律绝的应酬诗,与其长短句相比,自然乏善可陈,但“不作一妖语媚语“”(毛晋《龙川词跋》),也属难能可贵;其馀诗作中,咏梅诗占了四首,略可窥见其襟怀。
   陈亮的词作,前人汇为《龙川词》,有明《唐宋名贤百家词》、明毛晋汲古阁本。今徐小飞先生将搜集到的陈亮诗词作品汇为一集,并附录多种有价值的资料,有益于阅读研究,诚为美事。小飞先生是永康著名企业家,也是一位诗人,现任永康市诗词学会会长。他命我缀数语于书前,给了我一个重温龙川词的机会。披览之馀,得小诗一首,题为《夜读龙川词》,附博小飞先生与诸方家一笑:
   当行固自佳,出新亦无怪。龙川人中龙,别开龙世界。九天倾雹霰,历落称雄快。嗟彼李易安,持说一何隘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站长 | 设为首 | 加入收藏